内蒙古广播电视台雷蒙:草原上的三场比赛

我来自美丽的大草原,今年快60岁了。跑新闻几十年,我有许多故事。今天我就给大家讲讲比赛的故事。 在北京正北70 […]

内蒙古广播电视台雷蒙:草原上的三场比赛

0 Comments

我来自美丽的大草原,今年快60岁了。跑新闻几十年,我有许多故事。今天我就给大家讲讲比赛的故事。

在北京正北700公里,浑善达克沙地西北边缘,有一个苍凉偏僻的草原村落,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红格尔高勒镇萨如拉图雅嘎查,1983年草畜双承包时,牧民们虽然分到了羊和草场,但那草场没什么草,就是半沙漠化的盐碱地,年人均收入才40元,不到全国农民平均水平的七分之一。当时的嘎查支部书记就是村支书,一个20多岁小伙子,他能有什么办法调动牧民积极性呢?

可是没想到,牧民们倒是被调动起来了,烦也来了!本来就半沙漠化的这片草原上,羊群的数量翻了十倍,脆弱的草场承载不了严重沙化,曾经最好的牧场,当时连只老鼠都藏不住了。有的牧户赶着自家上万只羊回来,远看还以为沙尘暴来了。这沙尘都吹进了北京,刮到了华北啊。

怎么办?支书挨家挨户去劝,见人就说他的“踢腿论”,您听听是不是这个理儿:“一头牛四条腿,五只羊20个蹄子,牛吃饱了卧下,羊吃饱了四处刨蹄子啃草。一头牛和五只羊吃的草料差不多,收益差不多,养起来还省事,但哪个对草场的破坏大呢?咱得减羊保草原啊!”牧民们嘴上接受,但心里就是舍不得卖掉成群的羊,因为这是牧民唯一的财富,是命根子啊。

怎么办?比赛!支书说:“我用自家全部财产做抵押,如果谁家养牛减羊,收入少了,就算我输,你少多少我给补多少!”

这可是场拉力赛,因为草场只能靠减少放牧自然恢复啊。2005年我在支书家草场看到,经过好几年的休养生息,春夏返青时,植被盖度15%,高度8厘米;四年后,我再去时,支书拿着尺子量出植被高度16厘米盖度35%时,大老爷们眼泪都下来了。

那一年,支书家的一头牛卖出了8只羊的价钱,嘎查的万羊大户也终于开始减羊增牛了。从此这片草原上,“咩”少了,“哞”多了,黄沙少了,绿草多了。

几百公里外的一位牧民大户来参观说:“我2万多亩草场,养了300多头牛、150多匹马、300多只羊,年收入60万,都比你多!”

支书说:“我家5626亩草场,只养50头牛,牛均100多亩,年收入40多万。你看我这草,你看我这牛,一年支出三两万,纯收入近40万!”

大户服了说:“哎呀,我每年买草料就得40多万,还雇了俩人呢。我一年纯收入,最好的年景才有10多万啊”

其实支书早就把自家的草场划分为4大4小共8块,大的做季节轮牧,小的专供怀孕母牛和小牛犊,还专门给野生动物留出了草场,鹿、狍子、狐狸,天鹅、大雁都是常客,支书没事就猫在草丛里拍他的“动物世界”。

这位嘎查支书不简单吧,他就是开国将军廷懋之子,是1974年下乡插队并一直扎根牧区的知识青年, 2018年被授予“改革先锋”称号,2019年被授予“最美奋斗者”称号。他的名字叫廷.巴特尔,巴特尔的蒙古语意思是英雄!也是我跟踪报道近20年的采访对象。

30多年的三场比赛,当地牧民年人均收入突破两万,翻了500倍,比全国农民平均水平高出1/4,真是比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深刻道理,草原赢了,中国北方这道亮丽的风景线赢了!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的路子,一定会赢得更精彩。

作为从业几十年的老记者,我也在比赛。那就是谁能把故事讲好,讲更多的好故事。这场比赛我将继续进行下去!

雷蒙2001年1月至今,在内蒙古广播电视台先后任经济生活频道《百姓热线》、《雷阵语》、《雷蒙公益》栏目制片人、主持人,三档节目都是内蒙古的品牌节目,深受观众喜爱和信任。

(中央宣传部、中央网信办、国家广电总局、中国记协主办的第七届“好记者讲好故事”决赛日前举行,由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、中央主要新闻单位、全国性行业类媒体层层选拔推荐36名优秀记者讲述了他们参加“决胜全面小康、决战脱贫攻坚”重大主题宣传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和舆论监督报道的亲历故事。)

编者按:近期,互联网应用适老化改造成为舆论热点。相比尚不熟悉互联网的老人,已经能够熟练掌握互联网应用操作的老年网民同样面临网络谣言、网络诈骗、虚假广告等陷阱,他们抵御风险的能力远低于年轻网民。…

在现代社会数字化与智能化飞速发展的当下,老年人与互联网之间的“数字鸿沟”已成为必须逾越的课题。2020年底,工信部正式印发《互联网应用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专项行动方案》。…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